武汉方舱医院康复患者的口述:“要抚平伤口,坚强地活着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bob体育违法
摘要

武汉方舱医院康复患者的口述:“要抚平伤口,坚强地活着”最近的多天,何伟(化名)的心情犹如过山车般起落。
从确诊住不进医院的焦虑,到住进方舱医院治愈

武漢方艙醫院康復患者的口述:“要撫平傷口,堅強地活著”

最近的20多天,何偉(化名)的心情猶如過山車般起落。

從確診住不進醫院的焦慮,到住進方艙醫院治愈後的激動,“做一個健康人”,和傢人平平安安過日子,成為他這段時間以來想得最多的心願。

他開始懷念以前武漢街上車水馬龍的熱鬧勁,他在這裡待瞭超過20年。

何偉感染新冠肺炎後,癥狀不是很重。2月13日,經過常規的中西醫藥物治療,他的核酸檢測“陽轉陰”,順利出艙,傢人目前也未受到他的影響。

何偉在方艙醫院內吃的藥物 受訪者供圖

分享自己從方艙醫院出艙的康復之路時,何偉覺得自己的心態一直都很好,除瞭配合養療,他還參加瞭由病友組織成立的黨支部,幫助病友收集反映問題、給醫護幫忙搬東西、替保潔拖地。

在接受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采訪時,何偉給記者提供瞭幾段在武昌方艙醫院病友群裡的視頻。視頻中,病友們齊聲歌唱,打著拍子,用歡快的歌聲相互鼓勵,醫護人員在清理床鋪時還不忘給病人鼓掌加油打氣。

展開全文

何偉認為,在這種重大公共衛生事件面前,個體無疑是渺小的,“但是為瞭傢人,我們要撫平傷口,堅強地活著”。

以下為何偉口述:

從天佑醫院轉入方艙醫院

這20多天的經歷,我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想起。

我叫何偉(化名),湖北人,今年50歲,在武漢工作生活超過20年。1月20日前後,我感覺到喉嚨不舒服,去瞭一傢省直醫院門診幾次。當時我以為隻是普通感冒,醫生給我看瞭喉嚨。還記得看病時,圍瞭一圈的病人,大傢都沒有戴口罩,事後我在想很可能就是那個時候感染的病毒。

22日,我回瞭趟老傢,和傢人一起吃年飯,當時還不知道已經感染上新冠病毒,好在我始終戴著口罩,降低瞭風險。吃完年飯,我心裡總是不踏實,便在25日去醫院做瞭CT,發現雙肺感染,27日核酸檢測結果是陽性。

確診之後各大醫院我都住不進去,有的醫院排10個小時隊都輪不到號。我就到武漢市第七醫院看瞭門診,醫生給我開瞭點感冒藥。

擔心傳染給傢人,我就搬出去一個人住,開始瞭自我隔離的日子。

直到2月5日,水果湖社區工作人員告訴我,說天佑醫院有空床位,問我去不去,我當即答應。當天下午5點半左右,我到天佑醫院辦理瞭入院手續,還沒有開始具體治療,凌晨1點,醫院通知說,政府要求將確診的輕癥病人集中轉運到洪山體育館改造的方艙醫院。

方艙醫院我隻是在網上看到過一些介紹,但裡面的情況不是很清楚,最後我還是來瞭。

洪山體育館改造的武昌方艙醫院。 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

想開點,一切逐漸走上正軌

我知道,武漢的確診人數是全國最多的,還有確診和疑似確診的病人住不進醫院,這個時候需要醫院騰出位置給危重癥病人,所以像我這樣癥狀比較輕的人就要集中到方艙醫院。

2月6日凌晨3點半,我住進瞭武昌方艙醫院,開始在這裡接受診療。

住進的那天凌晨下著大雨,各個社區轉運過來的病人冒雨在洪山體育館外的露天場地排隊。大傢先要在場館外的隔離帳篷裡登記,再看被分到哪個區。

入住的6日凌晨病床沒有通電,隻能提供照明,晚上睡覺冷。白天飯和藥沒有按時提供,晚上10點半開始給病人發藥。好在6日晚上電力恢復正常,藥物也開始按時配發,逐漸步入正軌。

在方艙醫院,廁所在室外,需要走兩三百米,有些不方便。醫院也沒有給病人洗澡的地方,不過也沒辦法,我想著總比沒地方看病好吧。

其實我能理解,從啟用方艙醫院到病人入住,隻有短短一天時間,醫護和服務設施上難免會跟不上。方艙醫院病人很多,醫生護士太忙,像我待的病區有253個病床,一個醫生要查一百多個病人的床,等查完基本就要交班。

到方艙醫院以後,我沒有生氣抱怨,還開導身邊的病友,讓他們想開一點,在這裡不需要你掛號排隊,有人定期給你復查,比在外面看不瞭病的病人好很多。後來大部分病友的情緒都很穩定,接受瞭方艙醫院的環境,一切逐漸走上正軌。

其實,在醫院電話通知我核酸檢測結果的時候,我沒什麼感覺,既不害怕也不恐慌。從確診到入住方艙醫院,我的心態一直比較好,覺得這個病可以治愈。

成立臨時黨支部,收集反映問題

在方艙醫院,每天早上7點亮燈,病人陸續起來,有的人想睡就繼續睡。早上8點到8點半吃早餐,12點半到下午1點吃中飯,下午5點半到6點吃晚飯。晚上11點左右熄燈睡覺。

有個不好的事情是,晚上會有患者陸續轉運進來,護士還要工作,醫院內不會很安靜,比較嘈雜,好在醫護給每個病人發瞭眼罩和耳塞。

每天的診療,醫生給我開的藥有鹽酸阿比多爾片、鹽酸莫西沙星片、磷酸奧司他韋膠囊、蓮花清瘟膠囊和復方甲氧那明膠囊,以及袋裝的中藥肺炎1號方“寒濕鬱肺湯”,每袋是200ml。護士會一次發給病人幾天的藥,吃完瞭再找他們要。有時候護士會提醒你吃藥,但是病人太多瞭忙不過來,我們病友間就要互相提醒。

11日,方艙內成立瞭臨時黨支部,設立瞭總支委員會,由身體比較好、癥狀比較輕的病人扮演組織者角色。我身體比較好,可以幫忙做做事,便擔任瞭總支委員。

方艙醫院內成立的病友黨支部 受訪者供圖

臨時黨支部成立後,會收集病人的需求,然後歸納向上面反饋,這樣問題容易得到解決,病人的情緒也可以得到安撫。比如大傢普遍反映的不能洗澡問題,院方就連夜施工,安裝瞭兩個集裝箱供給病人洗澡。

此外,醫護人員穿著厚厚的防護服,拿東西很不方便,在符合醫療條件下,我們會組織一些病友幫他們搬搬東西。保潔隊的人也很辛苦,他們人手不夠,我們就幫忙把地拖一下。

很怕問到別人傷心事

方艙裡住的都是確診的輕癥患者,病人之間的癥狀基本都一樣,但是病友間交流比較少,大部分時間大傢都低著頭,戴著口罩靜靜地坐在床邊。記得有位病友一傢人都感染瞭病毒,很害怕問到別人的傷心事。

方艙醫院內病人在休息 受訪者供圖

我自己身體的感覺我是知道的,有一個直覺,我的病不用吃藥都可以好,比感冒都容易治,可能就是比較“心大”吧。唯一擔心我的傢人會被我感染,不過傢人隔離之後也沒有出現癥狀,我就放心瞭。

相比其他病友,我無疑是幸運的。

11日、12日,方艙醫院的醫護分別給我做瞭兩次核酸檢測,結果都為陰性。13日,通知我可以出院,我內心很激動,誰都想做個健康人。

在確診隔離、方艙治療的這段時間,我很懷念以前和傢人過著的普通日子,很懷念街上車水馬龍的熱鬧勁,很懷念生機勃勃的武漢城,以前討厭的堵車也覺得挺好。

康復出艙後,我會好好洗個澡。很擔心我的母親和嶽母,看到她們沒事我心裡的石頭就落地瞭。但是出艙後我還要隔離14天,你不隔離別人可能會怪你。

醫生說我們對這個病毒已經有抗體,不會再感染病毒,但是剛治愈身體的抵抗力比較弱,容易感染其他的流行病,所以還是要做好隔離。

我一直很註重身體健康,很少抽煙喝酒,一周堅持鍛煉4次,堅持步行上下班。疫情過後,我們還是要掌握健康常識,管理好自己的身體,對這種流行病具備基本的衛生常識,對自己負責,也是對傢庭負責。

謝謝那些馳援武漢的醫護人員,疫情快點消散吧!(記者 趙思維 實習生 沈佳昕)返回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